(长篇连载)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 - 18

  • 日期:08-11
  • 点击:(1644)


?

爱在温哥华篇(7)

I am a big big girl,in the big big world,it’s not a big big thing,if you leave me.

But I do do feel,and I do do will,miss you much,miss you much.?

艾瑞克的车里,居然放着这首林静最喜欢的歌。她正暗自吃惊,艾瑞克从车的倒后镜仿佛看穿她的心思。

“那天我问吴影,你最喜欢的歌是什么。她告诉我,是这首《Big Big World》。我跑去好多卖CD的地方才找到。买回来没几天。别怪吴影,我叫她不告诉你。“

”不怪。”

“还疼吗?”

“嗯,还疼。今天真的谢谢你艾瑞克。实在太麻烦你。你吃晚饭了吗?饿吗?”

艾瑞克笑了,“你是不是听到我肚子在咕噜咕噜叫,我没吃晚饭,刚才根本感觉不到饿,现在饿了。不过没事,我送你回家后再说。”

林静忽然好心疼。“艾瑞克,你喜欢吃面吗?要不,我帮你做面吃。”

艾瑞克的眼睛发光,“好啊,我喜欢吃面,只要是你做的,什么都喜欢。不过你的脚这么疼,现在不适合站着,要不咱们说好,等你脚好了做给我吃,如何?”

“好的。”林静居然在心里想,每天都可以做给你吃,只要你爱吃。

“我是一个大女孩,在大千世界,如果你离开我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她一边闭着眼睛听歌,一边想着歌词,好奇妙的感觉。忽然睁开眼睛,看见艾瑞克在前面开车,心里特别踏实。那簇金黄,尤为温暖。原来色彩的感觉不是一成不变的,金黄色,可以是冷色调,也可以是暖色调。

车开到林静家门口,她正想努力下车,艾瑞克根本不给她时间考虑,一把抱起她,大步向屋里走去。林静不小心碰到艾瑞克的手臂,好结实的肌肉,她心跳加速,脸红起来。

吴影开门的时候,看见艾瑞克还抱着林静,扮了个鬼脸。林静红着脸低着头。艾瑞克把她抱到床上,本想帮她脱鞋子,被拒绝了。看着她脱好鞋子,靠着床头坐在床上,艾瑞克终于安心。

“你饿不饿?我去买点宵夜回来给你吃,好吗?”?

林静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在叫,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她抬头看着艾瑞克,有点憔悴。?

他去买宵夜了,吴影跑进房间,故作神秘地说,“你都不知道艾瑞克有多在乎你。他接上我,车子像飞起来一样,生怕耽误你一点时间。哎,我要是也碰上一个像艾瑞克这样的男子,一定嫁了。”吴影一脸的向往。

“恋爱专家,你饿不饿?一会儿大家一起吃。今天辛苦你了,影。”

“不辛苦。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吓死我了,你的脸色惨白,让人心疼。”

“影,麻烦你帮我把钱包拿过来,今天艾瑞克帮我垫了医药费,蛮多钱的,我要还给他。”

吴影把林静的钱包拿到床上,她打开看,才有两张50元的票子。“你那有多少?能先借给我吗?”吴影的钱包里只有一张50元的票子,“不好意思,我周末买了不少东西,钱都用光了。要不,我们明天去取了钱还给他?”?

“也可以。我想他应该不介意。”林静把钱包放在床头,等艾瑞克回来。

艾瑞克带着越南米粉回来了,一人一碗。

“静,这是你爱吃的半筋半肉粉,吴影呢,我买了招牌牛肉粉,没问题吧?”

林静很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半筋半肉粉?”

“那天你在教室里同人聊天,被我偷听了。”艾瑞克边找筷子边说。

这个艾瑞克,耳朵怎么这么长?她的脸偷偷红了。

“哎呦,艾瑞克,我也同人聊了喜欢吃什么粉,怎么你就没听到?”吴影故意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。

“抱歉吴影,我的耳朵接收能力有限,只能捕捉到一个人的话,再多就忙不过来。”艾瑞克半笑不笑。“快吃吧,再不吃,我就饿晕了。”?

三个人狼吞虎咽地把越南米粉吃完。可怜的艾瑞克,实在太饿,把汤也全喝了,还一脸的意犹未尽。吃完粉,林静对影使了个小眼色,吴影便大声地说,“艾瑞克,我功课还没做完,要赶紧去忙了,拜托你扶静回房间啊。”说完就溜进了房间关上门。

艾瑞克扶着林静回到床上,她拿着准备好的150元,对艾瑞克说,“不知这些钱,够不够今天的看病拿药钱?我手上目前只有这些。谢谢你今天帮我垫医药费。”说完,就把钱塞到艾瑞克手里。

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,瞪得又大又圆,仿佛不认识林静一般。

“你在说什么!又不是很多钱,我负担得起!你不工作,没有收入,我天天打工有收入。没事的,不要给我!我!不!收!”艾瑞克把钱推回给林静,还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?

林静也很倔强,她不习惯欠别人东西,今天已经很麻烦艾瑞克了,现在给他钱他不要,自己更过意不去了。不行,他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,不能占别人便宜。

“你要是不收,我会很内疚的,艾瑞克。我很认真地同你说,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,不是钱多少,或者工不工作的问题。你的钱,分分也是血汗钱,凭什么要用你的钱!请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“你真的想要一个理由吗?好,我给你!”

艾瑞克忽然蹲下来,与坐在床沿的林静在一个水平线上。他直直地看着她,没说话。空气忽然静止,时间忽然停滞,林静傻傻地坐着,看着艾瑞克竟说不出话来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她没有动,感受着他的呼吸越来越重。他的眼睫毛都要贴上她的眼睫毛的时候,她闭上了眼睛。

艾瑞克的唇,丰满而湿润,先是轻轻地碰上了她的唇。她颤动,害羞地迎接。经过试探,他疯狂起来,向前抱着她的头,热烈地进一步探索。湿润和交织让林静整个人飘起来。

他的唇将她占领,她被动笨拙地回应,呼吸太急促,头太晕炫,两个人慢慢地倒在床*上,林静闭着眼睛,任由艾瑞克的吻游走在脸上,颈上,身上。她的心已经蹦出了胸膛,不知在何方。艾瑞克的手压着她的手,十指交织着,缠绵。

“啊。”林静忽然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艾瑞克停下来,看着躺着床上双颊绯红的她。

“你碰到我的脚了。”林静羞愧地低头看着自己在床单上凌乱的头发,不敢直视艾瑞克的目光。她眼睛迷离,呼吸很重,让他忍不住又低头去吻她。

“你为什么亲我?”她低声呢喃。

“因为我喜欢你,做我的女朋友好吗?” 艾瑞克一边低吟一边将自己融化到静的身体里。

96

暮荣司徒

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

8.5

2019.08.06 23:00

字数 2220

爱在温哥华篇(7)

I am a big big girl,in the big big world,it’s not a big big thing,if you leave me.

But I do do feel,and I do do will,miss you much,miss you much.?

艾瑞克的车里,居然放着这首林静最喜欢的歌。她正暗自吃惊,艾瑞克从车的倒后镜仿佛看穿她的心思。

“那天我问吴影,你最喜欢的歌是什么。她告诉我,是这首《Big Big World》。我跑去好多卖CD的地方才找到。买回来没几天。别怪吴影,我叫她不告诉你。“

”不怪。”

“还疼吗?”

“嗯,还疼。今天真的谢谢你艾瑞克。实在太麻烦你。你吃晚饭了吗?饿吗?”

艾瑞克笑了,“你是不是听到我肚子在咕噜咕噜叫,我没吃晚饭,刚才根本感觉不到饿,现在饿了。不过没事,我送你回家后再说。”

林静忽然好心疼。“艾瑞克,你喜欢吃面吗?要不,我帮你做面吃。”

艾瑞克的眼睛发光,“好啊,我喜欢吃面,只要是你做的,什么都喜欢。不过你的脚这么疼,现在不适合站着,要不咱们说好,等你脚好了做给我吃,如何?”

“好的。”林静居然在心里想,每天都可以做给你吃,只要你爱吃。

“我是一个大女孩,在大千世界,如果你离开我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她一边闭着眼睛听歌,一边想着歌词,好奇妙的感觉。忽然睁开眼睛,看见艾瑞克在前面开车,心里特别踏实。那簇金黄,尤为温暖。原来色彩的感觉不是一成不变的,金黄色,可以是冷色调,也可以是暖色调。

车开到林静家门口,她正想努力下车,艾瑞克根本不给她时间考虑,一把抱起她,大步向屋里走去。林静不小心碰到艾瑞克的手臂,好结实的肌肉,她心跳加速,脸红起来。

吴影开门的时候,看见艾瑞克还抱着林静,扮了个鬼脸。林静红着脸低着头。艾瑞克把她抱到床上,本想帮她脱鞋子,被拒绝了。看着她脱好鞋子,靠着床头坐在床上,艾瑞克终于安心。

“你饿不饿?我去买点宵夜回来给你吃,好吗?”?

林静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在叫,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她抬头看着艾瑞克,有点憔悴。?

他去买宵夜了,吴影跑进房间,故作神秘地说,“你都不知道艾瑞克有多在乎你。他接上我,车子像飞起来一样,生怕耽误你一点时间。哎,我要是也碰上一个像艾瑞克这样的男子,一定嫁了。”吴影一脸的向往。

“恋爱专家,你饿不饿?一会儿大家一起吃。今天辛苦你了,影。”

“不辛苦。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吓死我了,你的脸色惨白,让人心疼。”

“影,麻烦你帮我把钱包拿过来,今天艾瑞克帮我垫了医药费,蛮多钱的,我要还给他。”

吴影把林静的钱包拿到床上,她打开看,才有两张50元的票子。“你那有多少?能先借给我吗?”吴影的钱包里只有一张50元的票子,“不好意思,我周末买了不少东西,钱都用光了。要不,我们明天去取了钱还给他?”?

“也可以。我想他应该不介意。”林静把钱包放在床头,等艾瑞克回来。

艾瑞克带着越南米粉回来了,一人一碗。

“静,这是你爱吃的半筋半肉粉,吴影呢,我买了招牌牛肉粉,没问题吧?”

林静很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半筋半肉粉?”

“那天你在教室里同人聊天,被我偷听了。”艾瑞克边找筷子边说。

这个艾瑞克,耳朵怎么这么长?她的脸偷偷红了。

“哎呦,艾瑞克,我也同人聊了喜欢吃什么粉,怎么你就没听到?”吴影故意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。

“抱歉吴影,我的耳朵接收能力有限,只能捕捉到一个人的话,再多就忙不过来。”艾瑞克半笑不笑。“快吃吧,再不吃,我就饿晕了。”?

三个人狼吞虎咽地把越南米粉吃完。可怜的艾瑞克,实在太饿,把汤也全喝了,还一脸的意犹未尽。吃完粉,林静对影使了个小眼色,吴影便大声地说,“艾瑞克,我功课还没做完,要赶紧去忙了,拜托你扶静回房间啊。”说完就溜进了房间关上门。

艾瑞克扶着林静回到床上,她拿着准备好的150元,对艾瑞克说,“不知这些钱,够不够今天的看病拿药钱?我手上目前只有这些。谢谢你今天帮我垫医药费。”说完,就把钱塞到艾瑞克手里。

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,瞪得又大又圆,仿佛不认识林静一般。

“你在说什么!又不是很多钱,我负担得起!你不工作,没有收入,我天天打工有收入。没事的,不要给我!我!不!收!”艾瑞克把钱推回给林静,还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?

林静也很倔强,她不习惯欠别人东西,今天已经很麻烦艾瑞克了,现在给他钱他不要,自己更过意不去了。不行,他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,不能占别人便宜。

“你要是不收,我会很内疚的,艾瑞克。我很认真地同你说,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,不是钱多少,或者工不工作的问题。你的钱,分分也是血汗钱,凭什么要用你的钱!请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“你真的想要一个理由吗?好,我给你!”

艾瑞克忽然蹲下来,与坐在床沿的林静在一个水平线上。他直直地看着她,没说话。空气忽然静止,时间忽然停滞,林静傻傻地坐着,看着艾瑞克竟说不出话来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她没有动,感受着他的呼吸越来越重。他的眼睫毛都要贴上她的眼睫毛的时候,她闭上了眼睛。

艾瑞克的唇,丰满而湿润,先是轻轻地碰上了她的唇。她颤动,害羞地迎接。经过试探,他疯狂起来,向前抱着她的头,热烈地进一步探索。湿润和交织让林静整个人飘起来。

他的唇将她占领,她被动笨拙地回应,呼吸太急促,头太晕炫,两个人慢慢地倒在床*上,林静闭着眼睛,任由艾瑞克的吻游走在脸上,颈上,身上。她的心已经蹦出了胸膛,不知在何方。艾瑞克的手压着她的手,十指交织着,缠绵。

“啊。”林静忽然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艾瑞克停下来,看着躺着床上双颊绯红的她。

“你碰到我的脚了。”林静羞愧地低头看着自己在床单上凌乱的头发,不敢直视艾瑞克的目光。她眼睛迷离,呼吸很重,让他忍不住又低头去吻她。

“你为什么亲我?”她低声呢喃。

“因为我喜欢你,做我的女朋友好吗?” 艾瑞克一边低吟一边将自己融化到静的身体里。

爱在温哥华篇(7)

I am a big big girl,in the big big world,it’s not a big big thing,if you leave me.

But I do do feel,and I do do will,miss you much,miss you much.?

艾瑞克的车里,居然放着这首林静最喜欢的歌。她正暗自吃惊,艾瑞克从车的倒后镜仿佛看穿她的心思。

“那天我问吴影,你最喜欢的歌是什么。她告诉我,是这首《Big Big World》。我跑去好多卖CD的地方才找到。买回来没几天。别怪吴影,我叫她不告诉你。“

”不怪。”

“还疼吗?”

“嗯,还疼。今天真的谢谢你艾瑞克。实在太麻烦你。你吃晚饭了吗?饿吗?”

艾瑞克笑了,“你是不是听到我肚子在咕噜咕噜叫,我没吃晚饭,刚才根本感觉不到饿,现在饿了。不过没事,我送你回家后再说。”

林静忽然好心疼。“艾瑞克,你喜欢吃面吗?要不,我帮你做面吃。”

艾瑞克的眼睛发光,“好啊,我喜欢吃面,只要是你做的,什么都喜欢。不过你的脚这么疼,现在不适合站着,要不咱们说好,等你脚好了做给我吃,如何?”

“好的。”林静居然在心里想,每天都可以做给你吃,只要你爱吃。

“我是一个大女孩,在大千世界,如果你离开我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她一边闭着眼睛听歌,一边想着歌词,好奇妙的感觉。忽然睁开眼睛,看见艾瑞克在前面开车,心里特别踏实。那簇金黄,尤为温暖。原来色彩的感觉不是一成不变的,金黄色,可以是冷色调,也可以是暖色调。

车开到林静家门口,她正想努力下车,艾瑞克根本不给她时间考虑,一把抱起她,大步向屋里走去。林静不小心碰到艾瑞克的手臂,好结实的肌肉,她心跳加速,脸红起来。

吴影开门的时候,看见艾瑞克还抱着林静,扮了个鬼脸。林静红着脸低着头。艾瑞克把她抱到床上,本想帮她脱鞋子,被拒绝了。看着她脱好鞋子,靠着床头坐在床上,艾瑞克终于安心。

“你饿不饿?我去买点宵夜回来给你吃,好吗?”?

林静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在叫,“好的,麻烦你了。”她抬头看着艾瑞克,有点憔悴。?

他去买宵夜了,吴影跑进房间,故作神秘地说,“你都不知道艾瑞克有多在乎你。他接上我,车子像飞起来一样,生怕耽误你一点时间。哎,我要是也碰上一个像艾瑞克这样的男子,一定嫁了。”吴影一脸的向往。

“恋爱专家,你饿不饿?一会儿大家一起吃。今天辛苦你了,影。”

“不辛苦。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吓死我了,你的脸色惨白,让人心疼。”

“影,麻烦你帮我把钱包拿过来,今天艾瑞克帮我垫了医药费,蛮多钱的,我要还给他。”

吴影把林静的钱包拿到床上,她打开看,才有两张50元的票子。“你那有多少?能先借给我吗?”吴影的钱包里只有一张50元的票子,“不好意思,我周末买了不少东西,钱都用光了。要不,我们明天去取了钱还给他?”?

“也可以。我想他应该不介意。”林静把钱包放在床头,等艾瑞克回来。

艾瑞克带着越南米粉回来了,一人一碗。

“静,这是你爱吃的半筋半肉粉,吴影呢,我买了招牌牛肉粉,没问题吧?”

林静很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半筋半肉粉?”

“那天你在教室里同人聊天,被我偷听了。”艾瑞克边找筷子边说。

这个艾瑞克,耳朵怎么这么长?她的脸偷偷红了。

“哎呦,艾瑞克,我也同人聊了喜欢吃什么粉,怎么你就没听到?”吴影故意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。

“抱歉吴影,我的耳朵接收能力有限,只能捕捉到一个人的话,再多就忙不过来。”艾瑞克半笑不笑。“快吃吧,再不吃,我就饿晕了。”?

三个人狼吞虎咽地把越南米粉吃完。可怜的艾瑞克,实在太饿,把汤也全喝了,还一脸的意犹未尽。吃完粉,林静对影使了个小眼色,吴影便大声地说,“艾瑞克,我功课还没做完,要赶紧去忙了,拜托你扶静回房间啊。”说完就溜进了房间关上门。

艾瑞克扶着林静回到床上,她拿着准备好的150元,对艾瑞克说,“不知这些钱,够不够今天的看病拿药钱?我手上目前只有这些。谢谢你今天帮我垫医药费。”说完,就把钱塞到艾瑞克手里。

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,瞪得又大又圆,仿佛不认识林静一般。

“你在说什么!又不是很多钱,我负担得起!你不工作,没有收入,我天天打工有收入。没事的,不要给我!我!不!收!”艾瑞克把钱推回给林静,还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?

林静也很倔强,她不习惯欠别人东西,今天已经很麻烦艾瑞克了,现在给他钱他不要,自己更过意不去了。不行,他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,不能占别人便宜。

“你要是不收,我会很内疚的,艾瑞克。我很认真地同你说,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,不是钱多少,或者工不工作的问题。你的钱,分分也是血汗钱,凭什么要用你的钱!请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“你真的想要一个理由吗?好,我给你!”

艾瑞克忽然蹲下来,与坐在床沿的林静在一个水平线上。他直直地看着她,没说话。空气忽然静止,时间忽然停滞,林静傻傻地坐着,看着艾瑞克竟说不出话来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她没有动,感受着他的呼吸越来越重。他的眼睫毛都要贴上她的眼睫毛的时候,她闭上了眼睛。

艾瑞克的唇,丰满而湿润,先是轻轻地碰上了她的唇。她颤动,害羞地迎接。经过试探,他疯狂起来,向前抱着她的头,热烈地进一步探索。湿润和交织让林静整个人飘起来。

他的唇将她占领,她被动笨拙地回应,呼吸太急促,头太晕炫,两个人慢慢地倒在床*上,林静闭着眼睛,任由艾瑞克的吻游走在脸上,颈上,身上。她的心已经蹦出了胸膛,不知在何方。艾瑞克的手压着她的手,十指交织着,缠绵。

“啊。”林静忽然叫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艾瑞克停下来,看着躺着床上双颊绯红的她。

“你碰到我的脚了。”林静羞愧地低头看着自己在床单上凌乱的头发,不敢直视艾瑞克的目光。她眼睛迷离,呼吸很重,让他忍不住又低头去吻她。

“你为什么亲我?”她低声呢喃。

“因为我喜欢你,做我的女朋友好吗?” 艾瑞克一边低吟一边将自己融化到静的身体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