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资治通鉴》耗尽司马光半生心血,却险些被王安石的女婿毁掉

  • 日期:09-04
  • 点击:(902)


  2019 历史客栈

  在中国史学界,《资治通鉴》的地位怎么说都不为过,即使再不了解历史的人,也一定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,是历史上唯一一部堪与《史记》相提并论的史学巨著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部影响深远的国民级大著作,却差点遭到禁毁,而且凶手竟然跟王安石有关。

  

  提起王安石与司马光,自然也是无人不知,在北宋都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大家、政治大家,不管在文坛还是政坛,都创下了了不起的成就,即使在整个中国历史上,也是数得着的。

  这两人,一个生于1019年(司马光),一个生于1021年(王安石),仅仅相差两岁;一个生于山西(司马光),一个生于江西(王安石),都有一个“西”字,也都做过宰相之职;而且,两人都在1086年去世。

  这么有渊源的两个大人物,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代,难免会产生交集,有好的也有坏的。

  说起来,司马光与王安石都是私节无亏的人,在个人生活上几乎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,如果没有那一场变法,两个人必定会成为至交好友。

  当然,即使在变法中挣得你死我活,两人在生活中仍然是互敬互重的,没有说过对方的一句坏话。

  但是,在政治面前,容不得你讲友情,司马光和王安石又都是那种生性执拗的人,都以天下为己任,都认为对方的做法是在亡天下,冲突就不可避免了。

  当王安石掌权的时候,司马光一派全部被流放,包括同样大名鼎鼎的苏轼、欧阳修、文彦博;而司马光上台后,主张变法的也一概不留,全部清除。

  

  (图:司马光画像)

  这就是中国式变法的极端性,要么左,要么右,拒绝和解,拒绝中间派。

  等到两人相继在1086年去世后,王安石一派的新党重新掌权,开始了对旧党的清算,司马光作为旧党的领袖,虽然已经去世,但仍然砸了他的墓碑,司马光苦心孤诣19年的《资治通鉴》,也被认为是旧党的东西,要求禁毁。

  如果新党这次的要求得逞了,那么中国历史上就没有《资治通鉴》了,该是多么大的遗憾!

  好在旧党中有人站了出来,说“资治通鉴”这四个字是先皇神宗御赐的,序也是神宗皇帝亲写的,你们竟敢把先皇留下的东西毁掉?

  常看古装剧的人都知道,只要这句话一出,形势立刻就会扭转过来,再嚣张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就这样,《资治通鉴》得以保存了下来,真乃万幸!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主张禁毁《资治通鉴》的人名叫蔡卞,是大奸臣蔡京的弟弟,也是王安石的女婿。

  

  这也是王安石历来为人诟病的一个原因,在变法中任用的人,大多都是有才而无德,像吕惠卿、蔡京、章惇、曾布等等,莫不如此。

  幸亏当年神宗皇帝对《资治通鉴》的重视,才让今天的我们松了一口气。

  看看历代名人对这部史学巨著的评价吧——

  顾炎武:“以一生精力成之,遂为后世不可无之书。”

  王鸣盛:“此天地间必不可无之书,亦学者必不可不读之书。”

  曾国藩:“窃以先哲惊世之书,莫善于司马文正公之《资治通鉴》,其论古皆折衷至当,开拓心胸。”

  梁启超:“司马温公《通鉴》,亦天地一大文也。其结构之宏伟,其取材之丰赡,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,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,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。温公亦伟人哉!”

  在中国史学界,《资治通鉴》的地位怎么说都不为过,即使再不了解历史的人,也一定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,是历史上唯一一部堪与《史记》相提并论的史学巨著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部影响深远的国民级大著作,却差点遭到禁毁,而且凶手竟然跟王安石有关。

  

  提起王安石与司马光,自然也是无人不知,在北宋都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大家、政治大家,不管在文坛还是政坛,都创下了了不起的成就,即使在整个中国历史上,也是数得着的。

  这两人,一个生于1019年(司马光),一个生于1021年(王安石),仅仅相差两岁;一个生于山西(司马光),一个生于江西(王安石),都有一个“西”字,也都做过宰相之职;而且,两人都在1086年去世。

  这么有渊源的两个大人物,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代,难免会产生交集,有好的也有坏的。

  说起来,司马光与王安石都是私节无亏的人,在个人生活上几乎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,如果没有那一场变法,两个人必定会成为至交好友。

  当然,即使在变法中挣得你死我活,两人在生活中仍然是互敬互重的,没有说过对方的一句坏话。

  但是,在政治面前,容不得你讲友情,司马光和王安石又都是那种生性执拗的人,都以天下为己任,都认为对方的做法是在亡天下,冲突就不可避免了。

  当王安石掌权的时候,司马光一派全部被流放,包括同样大名鼎鼎的苏轼、欧阳修、文彦博;而司马光上台后,主张变法的也一概不留,全部清除。

  

  (图:司马光画像)

  这就是中国式变法的极端性,要么左,要么右,拒绝和解,拒绝中间派。

  等到两人相继在1086年去世后,王安石一派的新党重新掌权,开始了对旧党的清算,司马光作为旧党的领袖,虽然已经去世,但仍然砸了他的墓碑,司马光苦心孤诣19年的《资治通鉴》,也被认为是旧党的东西,要求禁毁。

  如果新党这次的要求得逞了,那么中国历史上就没有《资治通鉴》了,该是多么大的遗憾!

  好在旧党中有人站了出来,说“资治通鉴”这四个字是先皇神宗御赐的,序也是神宗皇帝亲写的,你们竟敢把先皇留下的东西毁掉?

  常看古装剧的人都知道,只要这句话一出,形势立刻就会扭转过来,再嚣张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就这样,《资治通鉴》得以保存了下来,真乃万幸!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主张禁毁《资治通鉴》的人名叫蔡卞,是大奸臣蔡京的弟弟,也是王安石的女婿。

  

  这也是王安石历来为人诟病的一个原因,在变法中任用的人,大多都是有才而无德,像吕惠卿、蔡京、章惇、曾布等等,莫不如此。

  幸亏当年神宗皇帝对《资治通鉴》的重视,才让今天的我们松了一口气。

  看看历代名人对这部史学巨著的评价吧——

  顾炎武:“以一生精力成之,遂为后世不可无之书。”

  王鸣盛:“此天地间必不可无之书,亦学者必不可不读之书。”

  曾国藩:“窃以先哲惊世之书,莫善于司马文正公之《资治通鉴》,其论古皆折衷至当,开拓心胸。”

  梁启超:“司马温公《通鉴》,亦天地一大文也。其结构之宏伟,其取材之丰赡,使后世有欲著通史者,势不能不据以为蓝本,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。温公亦伟人哉!”